尋魯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蒼耳中見范置酒摘蒼耳作

朝代:唐代

作者:李白

友情豪放飲酒

原文

雁度秋色遠,日靜無云時。客心不自得,浩漫將何之。
忽憶范野人,閑園養幽姿。茫然起逸興,但恐行來遲。
城壕失往路,馬首迷荒陂。不惜翠云裘,遂為蒼耳欺。
入門且一笑,把臂君為誰。酒客愛秋蔬,山盤薦霜梨。
他筵不下箸,此席忘朝饑。酸棗垂北郭,寒瓜蔓東籬。
還傾四五酌,自詠猛虎詞。近作十日歡,遠為千載期。
風流自簸蕩,謔浪偏相宜。酣來上馬去,卻笑高陽池。

譯文

秋色蕭條,大雁遠來,長天無云,日光悠悠。
久客在外,心緒難平,動蕩如東海波濤,難以平息。
突然想起老范,他正隱居在城北的田園養身修性,煩他去。
想去就去,不要猶豫,趁著興頭,走。
走到城壕邊就迷了路,在這荒山野地,連老馬都不認識老路了。
管他什么珍貴的翠云裘衣,讓這些蒼耳亂粘衣服。
一進門老范就滿地找牙,笑哈哈,挽住我的手臂問:你是誰?如此狼狽?
用什么下酒?秋天的蔬菜和水果,來一盤霜梨開開胃!
別處宴席沒口味,此地的酒菜開心霏。
村北酸棗累累,籬東寒瓜漫地。
一連四五杯,酒酣高歌一首《猛虎詞》。
連續十天的大醉,過了千年也會記得,何時再來一回?
風流倜儻之士命中注定要顛簸一生,一定要有幽默自嘲的性格才相得益彰。
大醉以后就像晉朝的山公倒騎馬——回家!主人以后再謝。

注釋
⑴《居易錄》:魯城北有范氏莊,即太白訪范居士,失道落蒼耳中者。王琦按:杜甫有《與李十二白同尋范十隱居》詩云:“李侯有佳句,往往似陰鏗。予亦東蒙客,憐君如弟兄。醉眠秋共被,攜手日同行。更想幽期處,還尋北郭生。入門高興發,侍立小童清。落景聞寒杵,屯云對古城。何來吟《橘頌》?誰欲討莼羹?不愿論簪笏,悠悠滄海情。”疑即此人也。《埤雅》:《荊楚記》曰:卷耳,一名珰草,亦云蒼耳,叢生如盤。今人以葉覆麥作黃衣者,所在有之。《爾雅翼》:卷耳,菜名也。幽、冀謂之襢菜,雒下謂之胡枲,江東呼為常枲。葉青白色,似胡荽,白花細莖,可煮為茹,滑而少味。又謂之常思菜,倫人皆食之,又以其葉覆曲作黃衣,其實如鼠耳而蒼色,上多刺,好著人衣,今人通謂之蒼耳。
⑵江淹詩:“飲馬出城濠。”呂延濟注:“濠,城池也。”壕、濠,古字通用。
⑶《說文》:“陂,阪也。”
⑷宋玉《風賦》:“翳承日之華,披翠云之裘。”
⑸《齊民要術》:藏梨法,初霜后即收。
⑹《本草》:陶弘景曰:酸棗,今出山東間,云即山棗樹,子似武昌棗而昧極酸,東人啖之以醒睡。蘇頌曰:酸棗,今近汴、洛及西北州郡皆有之,野生,多在坡坂及城壘間。似棗木而皮細,其木心赤色,莖葉俱青,花似棗花,八月結實,紫紅色,似棗而圓小,味酸。
⑺《梁書》:滕曇恭母楊氏患熱,思食寒瓜。《本草》:陶弘景言:永嘉有寒瓜甚大,可藏至春。
⑻《史記》:秦昭王詳為好書遺平原君曰:“寡人聞君之高義,愿與君為十日之飲。”
⑼鮑照詩:“從風簸蕩落西家。”
⑽《詩經·國風》:“謔浪笑傲。”
⑾高陽池,用山簡事。

賞析

此詩大約作于公元745年(唐天寶四載),與杜甫的《與李十二白同尋范十隱居》同時,可互相參照。當時李白與杜甫繼陳留聚會后重聚東魯。

參考資料:

1、 裴斐主編:《李白詩歌賞析集》.巴蜀書社,1988年2月版,第404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