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廣武古戰場懷古

朝代:唐代

作者:李白

詠史懷古

原文

秦鹿奔野草,逐之若飛蓬。
項王氣蓋世,紫電明雙瞳。
呼吸八千人,橫行起江東。
赤精斬白帝,叱咤入關中。
兩龍不并躍,五緯與天同。
楚滅無英圖,漢興有成功。
按劍清八極,歸酣歌大風。
伊昔臨廣武,連兵決雌雄。
分我一杯羹,太皇乃汝翁。
戰爭有古跡,壁壘頹層穹。
猛虎嘯洞壑,饑鷹鳴秋空。
翔云列曉陣,殺氣赫長虹。
撥亂屬豪圣,俗儒安可通。
沉湎呼豎子,狂言非至公。
撫掌黃河曲,嗤嗤阮嗣宗。

譯文

⑴《水經注》、《郡國志》:滎陽縣有廣武城,城在山上,漢所城也。高祖與項羽臨絕澗對語,責羽十罪,羽射漢祖中胸處也。《后漢書注》:《西征記》曰:有三皇山,或謂三室山,山上有二城,東者曰東廣武,西者曰西廣武,各在一山頭,相去二百余步,其間隔深澗,漢祖與項籍語處。《元和郡縣志》:東廣武、西廣武二城,各在一山頭,相去二百余步,在鄭州榮澤縣西二十里。漢高與項羽俱臨廣武而軍,今東城有高壇,即是項羽坐太公于上以示漢軍處。《一統志》:古戰場,在開封府廣武山下,即楚漢戰處。
⑵《史記》:蒯通曰:“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,于是高材捷足者先得焉。”張晏曰:“以鹿喻帝位也。”
⑶項羽《垓下歌》:“力拔山兮氣蓋世。”
⑷《史記·項羽本紀》:“聞項羽亦重瞳子。”
⑸《項羽本紀》:“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。”
⑹《漢書》:“待詔夏賀良等言赤精子之讖。”應劭注:“高祖感赤龍而生。自謂赤帝之精。”陳子昂詩:“復聞赤精子,提劍入咸京。”
⑺《史記索隱》:叱咤,發怒聲。《通典》:平王東遷洛邑,以岐、酆之地賜秦襄公,乃為秦地。至孝公,作為咸陽,筑冀闕,徙都之,故謂之秦川,亦曰關中地。《關中記》曰:東自函關今弘農郡靈寶縣界,西至隴關今汧陽郡汧源縣界,二關之間,謂之關中,東西千余里。《史記》:漢王之入關,五星聚東井。東井者,秦分也,先至必霸。
⑻《西京賦》:“高祖之始入也,五緯相汁,以旅于東井。”李善注:“五緯,五星也。”
⑼《宋書》:“英圖武略,事駕前古。”
⑽高誘《淮南子注》:“八極,八方之極也。”
⑾漢高帝《大風歌》:“大風起兮云飛揚,威加海內兮歸故鄉。”
⑿《項羽本紀》:漢王引兵渡河,復取成皋,軍廣武,就敖倉食。項王已定東海,來西,與漢俱臨廣武而軍,相守數月。項王為高沮,置太公其上,告漢王曰:“今不急下,吾烹太公。”漢王曰:“吾與項羽,俱北面受命懷王,曰‘約為兄弟’。吾翁即若翁,必欲烹而翁,則幸分我一杯羹。”項王怒,欲殺之,項伯曰:“天下事未可知,且為天下者不顧家,雖殺之無益,只益禍耳。”項王從之。楚、漢久相持未決,丁壯苦軍旅,老弱罷轉漕。項王謂漢王曰:“天下匈匈數歲,徒以吾兩人耳。愿與漢王挑戰,決雌雄,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。”漢王笑謝曰:“吾寧斗智,不能斗力。”于是項王乃即漢王相與臨廣武間而語。漢王數之,項王怒,欲一戰,漢王不聽,項王伏弩射中漢王。
⒀《史記·秦楚之際月表》:“撥亂誅暴,平定海內,卒踐帝柞,成于漢家。”
⒁《淮南子》:“康樂沉湎。”高誘注:“沉湎,淫酒也。”《韓詩薛君章句》:“夫飲之禮:齊顏色,均眾寡,謂之沉,閉門不出謂之湎。”
⒂《廣韻》:“嗤,笑也。”《三國志注》:阮籍,字嗣宗。《魏氏春秋》曰:籍嘗登廣武,觀楚、漢戰處,乃嘆曰:“時無英雄,使豎子成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