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原早秋

朝代:唐代

作者:李白

秋天寫景思鄉

原文

歲落眾芳歇,時當大火流。
霜威出塞早,云色渡河秋。
夢繞邊城月,心飛故國樓。
思歸若汾水,無日不悠悠。

譯文

秋色漸漸濃郁,花兒都在睡覺,秋燥如火。
秋霜早早地從北方來到這里,北方的云也把秋色帶過了汾河。
夜夜秋夢都纏繞著邊區太原上空的月亮,而心卻隨著月光回到了故鄉的綺樓上,她的身傍。
思念家鄉的心就象這綿綿不斷的汾河水,無時無刻不在悠悠地流向家鄉。

注釋
太原:即并州,唐時隸河東道。
歲落:光陰逝去。眾芳歇:花草已凋零。
大火:星名,二十八宿之一,即心宿。《詩經·七月》“七月流火”即指此星。這顆星每年夏歷五月的黃昏出現于正南方,位置最高,六七月開始向下行,故稱“流火”。時當大火流,即時當夏歷七月之后。張衡《定情歌》:“大火流兮草蟲鳴。”《圖書編》:“大火,心星 也。以六月之昏,加于地之南,至七月之昏,則下而西流矣。”
塞:關塞,指長城。李白北游曾到雁門一帶的關塞上。秋天了,他想到塞外,當早感霜威。
云色渡河秋:云彩飄過黃河,也呈現秋色。
故國:家鄉。
汾水:汾河。黃河第二大支流,發源于山西寧武縣管涔山,流經山西中部、南部入黃河。《唐六典注》:汾水出忻州,歷太原、汾、晉、絳、蒲五州,入河。《太平寰宇記》:汾水,出靜樂縣北管涔山,東流入太原郡界。

參考資料:

1、 蔡守湘 .歷代山水名勝詩選 :甘肅教育出版社 ,1987年09月 :第33頁-第34頁 .

賞析

  作者雖心緒不高,而此詩格調自高,且帶邊塞詩之雄健,即所謂“健舉之至,行氣如虹”(《唐宋詩醇》)。后半反復寫懷歸之意,意重而不覺其重,語直而不覺其直,原因在于詩人措辭設喻之新奇巧妙。

  首聯“歲落眾芳歇,時當大伙流”。“眾芳歇”中“芳”指花,就是說很多的花兒已經凋落了。在自然界中,花草之類,逢春而榮,遇秋而衰,這是自然規律。“大火”指星名,二十八星宿之一,也就是“心宿星”,居于正南,“流”指向下行,這里點出了時至七月了。詩歌開頭兩句借自然景物含蓄地表明了詩歌所描寫的季節——早秋。從律詩的結構來說,這一聯是起。

  接著進入頷聯,承接首聯的“早秋”。“霜威出塞早,云色渡河秋。” “威”就是威力、威風,在此指秋霜很濃。“出塞”、“渡河”是地域位置。“塞”指邊塞。“河”指黃河。這兩句直接描寫了太原早秋的自然氣候。特別要注意的是詩人為了更好地表現太原自然地理條件的特點,除了用詞語描寫外,詩人還運用了鑲嵌的修辭手法,也就是在兩句末鑲嵌了“早”、“秋”兩字,巧妙點題。所謂鑲嵌的修辭手法,譚永祥教授在《漢語修辭美學》中說過:“將特定的字、詞鑲嵌在特定的文句中,以便收到多種表達效果,這種修辭手法叫‘鑲嵌’。”同時又說:“將特定的字、詞置于句首或句尾者叫‘鑲’,置于句中者叫‘嵌’。”這種修辭手法的表達效果不但具有突出和強調意義的作用,而且在是文章增強趣味性和視覺的感染性。在這首詩歌中,標題中“早秋”在詩句中得到形式和內容上的照應,而且把兩句通過“早”和“秋”聯系起來,不但強調了詩人所描繪的“早秋”景色特點,而且在形式上得到相照應,形成對偶,使之構成一個完整的整體。

  進入頸聯,在上面描寫“早秋”的景色中,轉入對家鄉親人的思念。“夢繞邊城月,心飛故國樓”。“夢繞邊城月”寫的是夢境,含蓄地寫出詩人正處在異域他鄉。“心飛故國樓”寫夢醒之后的狀況。這兩句的意思是說,我(詩人)雖身在異域他鄉,做的夢也在邊城月中縈繞,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啊;可是當我夢醒之后,我“心飛故國樓”了。這里,一個“飛”字,表現出了詩人急于回到故鄉的心情。這一聯兩句在形式上相對,意義上層層遞進,表明了詩人對故鄉及其親人的思念之情。

  尾聯是合。“思歸若汾水,無日不悠悠”。“悠悠”就是本是憂郁的意思,但也有情悠悠,思悠悠之意。同時,聯系上一句“思歸若汾水”來看,“悠悠”也有綿延不斷的意思。這兩句的意思是說,我思念歸家之情時時刻刻縈繞心頭,就如同汾河水一樣,沒有一天斷絕過啊。以水喻情,這是古代詩歌中常用的方法,也是“流水”這一意象所蘊含的意義之一。如,李煜的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;張說的“聞道神仙不可接,心隨湖水共悠悠”;李白的“孤帆遠影碧山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”。在這首詩里,詩人為了強調自己的“思歸”之情的深遠,也通過日夜不停的汾河水不停流淌為喻,形象而生動地表現出了自己日夜思歸的情懷。

  在藝術手法上,這首詩注重了文題相映,特別是在頷聯運用鑲嵌的修辭手法,在兩句的末尾分別用了“早”、“秋”兩個字,匠心獨運地點題并照應詩題。其次,后兩句運用了明喻的修辭手法,生動形象地把抽象的思歸之情形象化,以水喻情,連綿不斷,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思歸不斷的情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