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五松山下荀媼家

朝代:唐代

作者:李白

敘事感恩婦女

原文

我宿五松下,寂寥無所歡。
田家秋作苦,鄰女夜舂寒。
跪進雕胡飯,月光明素盤。
令人慚漂母,三謝不能餐。

譯文

  我寄宿在五松山下的農家,心中感到十分苦悶而孤單。農家秋來的勞作更加蒙忙,鄰家的女子整夜在舂米,不怕秋夜的清寒。房主荀媼給我端來菰米飯,盛滿像月光一樣皎潔的素盤。這不禁使我慚愧地想起了接濟韓信的漂母,一再辭謝而不敢進餐。

注釋
⑴五松山:在今安徽省銅陵市南。媼(ǎo):老婦人。
⑵寂寥:(內心)冷落孤寂。
⑶秋作:秋收勞動。田家:農家。秋作:秋天的勞作。苦:勞動的辛苦,心中的悲苦。
⑷夜舂寒:夜間舂米寒冷。舂:將谷物或藥倒進器具進行搗碎破殼。此句中“寒”與上句“苦”,既指農家勞動辛苦,亦指家境貧寒。
⑸跪進:古人席地而坐,上半身挺直,坐在足跟上。雕胡飯:即菰米飯。雕胡:就是“菰”,俗稱茭白,生在水中,秋天結實,叫菰米,可以做飯,古人當做美餐。
⑹素盤:白色的盤子。一說是素菜盤。
⑺慚:慚愧。漂母:在水邊漂洗絲絮的婦人。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載:漢時韓信少時窮困,在淮陰城下釣魚,一洗衣老婦見他饑餓,便給他飯吃。后來韓信助劉邦平定天下,功高封楚王,以千金報答漂母。此詩以漂母比荀媼。
⑻三謝:多次推托。不能餐:慚愧得吃不下。

參考資料:

1、 詹福瑞 等 .李白詩全譯 .石家莊 :河北人民出版社 ,1997 :814-815 .
2、 裴 斐 .李白詩歌賞析集 .成都 :巴蜀書社 ,1988 :384-386 .

賞析

五松山下住著一位姓荀的農民婦女。一天晚上李白借宿在她家,受到主人誠摯的款待。這首詩就是寫詩人當時的心情。

開頭兩句“我宿五松下,寂寥無所歡”,寫出詩人寂寞的情懷。這偏僻的山村里沒有什么可以引起他歡樂的事情,他所接觸的都是農民的艱辛和困苦。這就是三四句所寫的:“田家秋作苦,鄰女夜舂寒。”秋作,是秋天的勞作。“田家秋作苦”的“苦”字,不僅指勞動的辛苦,還指心中的悲苦。秋收季節,本來應該是歡樂的,可是在繁重賦稅壓迫下的農民竟沒有一點歡笑。農民白天收割,晚上舂米,鄰家婦女舂米的聲音,從墻外傳來,一聲一聲,顯得十分凄涼。這個“寒”字,十分耐人尋味。它既是形容舂米聲音的凄涼,也是推想鄰女身上的寒冷。

五六句寫到主人荀媼:“跪進雕胡飯,月光明素盤。”古人席地而坐,屈膝坐在腳跟上,上半身挺直,叫跪坐。因為李白吃飯時是跪坐在那里,所以荀媼將飯端來時也跪下身子呈進給他。“雕胡”,就是“菰”,俗稱茭白,生在水中,秋天結實,叫菰米,可以做飯,古人當做美餐。姓荀的女主人特地做了雕胡飯,是對詩人的熱情款待。“月光明素盤”,是對荀媼手中盛飯的盤子突出地加以描寫。盤子是白的,菰米也是白的,在月光的照射下,這盤菰米飯就像一盤珍珠一樣地耀目。在那樣艱苦的山村里,主人端出這盤雕胡飯,詩人被深深地感動了,最后兩句說:“令人慚漂母,三謝不能餐。”“漂母”用西漢淮陰侯韓信的典故。這里的漂母指荀媼。荀媼這樣誠懇地款待李白,使他很過意不去,又無法報答她,更感到受之有愧。李白再三地推辭致謝,實在不忍心享用她的這一頓美餐。

李白的性格本來是很高傲的,他不肯“摧眉折腰事權貴”,常常“一醉累月輕王侯”,在王公大人面前是那樣地桀驁不馴。可是,對一個普通的山村婦女卻是如此謙恭,如此誠摯,充分顯示了李白的可貴品質。

李白的詩以豪邁飄逸著稱,但這首詩卻沒有一點縱放。風格極為樸素自然。詩人用平鋪直敘的寫法,像在敘述他夜宿山村的過程,談他的親切感受,語言清淡,不露雕琢痕跡而頗有情韻,是李白詩中別具一格之作。

參考資料:

1、 裴 斐 .李白詩歌賞析集 .成都 :巴蜀書社 ,1988 :384-386 .
2、 袁行霈 等 .唐詩鑒賞辭典 .上海 :上海辭書出版社 ,1983 :339-340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