漢語網名言古詩搜尋

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

朝代:唐代

作者:岑參

送別邊塞寫景地名

原文

側聞陰山胡兒語,西頭熱海水如煮。
海上眾鳥不敢飛,中有鯉魚長且肥。
岸旁青草長不歇,空中白雪遙旋滅。
蒸沙爍石燃虜云,沸浪炎波煎漢月。
陰火潛燒天地爐,何事偏烘西一隅?
勢吞月窟侵太白,氣連赤坂通單于。
送君一醉天山郭,正見夕陽海邊落。
柏臺霜威寒逼人,熱海炎氣為之薄。

賞析

這首借歌頌熱海的奇特無比以壯朋友行色的送別詩,是詩人在北庭,為京官崔侍御還京送行時所作。此詩或寫于交河郡,或寫于輪臺縣。熱海即伊塞克湖,又名大清池、咸海,今屬吉爾吉斯斯坦,唐時屬安西節度使領轄。岑參雖未到過那里,但根據傳聞和自己長期在荒遠之地的體驗,把它寫得有聲有色、神奇無比。  

岑參的邊塞詩獨具特色,將西北荒漠的奇異風光與風物人情,用慷慨豪邁的語調和奇特的藝術手法,生動地表現出來,別具一種奇偉壯麗之美。他的詩突破了以往寫邊地苦寒和士卒勞苦的傳統格局,極大地豐富拓寬了邊塞詩描寫題材和內容范圍。而《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》則是其中一篇很有特色的邊塞詩,它巧妙地把寫景與送別結合起來,卻又沒有絲毫的矯柔傷感之請,代之以熱情澎湃,在邊塞送別詩中閃出耀眼的光彩。

全詩十六句,以夸張的手法寫熱海無與倫比的奇熱。讀罷全詩,令人如臨其境,仿佛感受到蒸騰的熱氣。

開頭兩句,概括出熱海的特點。“西頭熱海水如煮”雖是夸張,但比喻貼切,用滾燙開水作比,使人很容易想象熱海的水熱的程度。

熱海其熱無比,所以第三句說“海上眾鳥不敢飛”,但這并不足為奇,奇的是“中有鯉魚長且肥 ”,在滾燙的熱海水中,居然有鯉魚存活,而且長得又長又肥,這就很使人詫異了。

以上是“側聞陰山胡兒語”,所用語言通俗形象,如同口語。接下去寫當日親眼所見。由所聞轉入所見,過渡自然,銜接緊湊。所見情景,詩人抓住與海水密切關聯的幾種具體物象;岸旁青草、空中白雪、沙石虜云和浪波漢月。岸邊的草木非但沒有被熱水灼傷而萎枯,反而青青常綠;但空中的白雪,卻在很遠的地方遇到熱氣旋就化為烏有。上有云天白雪,下有綠葉青枝,中間夾著熱氣騰騰的熱海,風光奇異。“蒸沙爍石燃虜云,沸浪炎波煎漢月。”兩句十四字中,用了蒸、爍、燃、沸、炎、煎六個動詞,夸張地描繪出熱海的威力:蒸熱了沙子,熔化了巖石,點燃了天邊云朵,煮沸了細浪,烤熱了波濤,煎燙了高空明月,充分顯示出詩人煉字之工和大膽而奇異的想象。

“陰火潛燒天地爐”四句,詩人突發奇想,發出喟然之嘆:蘊藏在地下的火,以天地為爐,陰陽為炭,萬物為銅,常燃不息,為什么偏偏把這西邊一角燒得這么熱?高處,它吞食月窟,侵及星辰;遠處,它的氣焰越過西方的赤坂,一直威逼更遠的單于。詩的十三、十四句,交代吟詩的環境和原由。吟詩是為了為友送行;地點在天山腳下的城郭;時間是夕陽西下將于海邊沉沒之際,觸景生情,引起一番對熱海的贊嘆。

詩的最后兩句,詩人用風趣的語言,作了臨別贈言:“柏臺霜威寒逼人,熱海炎氣為之薄。”意思是說:侍御大人自京師御史臺來邊陲視察,盡管您威嚴如霜,但為這熱海般的將士赤心所感化,您那冷若寒霜的威嚴也會淡薄的。

岑參的這首詩 ,在寫作手法上以“側寫”標新,全詩寫熱海 ,由水中到地面到空中,處處炎氣逼人,除了“側聞”的“水如煮 ”外再沒有出現一個“熱”字,而是通過魚、鳥、草、雪、沙、石、云、浪、波和月等景物的描寫,表現出熱海之熱,使全詩真實可感。

此詩寄情出人意表,構思新奇。詩人巧設回環,在極力描述了熱海之奇景,讓讀者陶醉于熱海風光之時才宛然一轉,表明自己吟詩的環境和緣由,“送君一醉天山郭,正見夕陽海邊落”。在天山腳下的城郭,在夕陽西下將于海邊沉沒之時,與朋友送行,無盡的離別之情用一“醉”字消融于無形,豪放不羈。“柏臺霜威寒逼人,熱海炎氣為之薄”這最后兩句,用熱情洋溢的語言盛贊崔侍御的高風亮節,連熱海的炎威也為之消減。

參考資料:

1、 《唐詩鑒賞辭典補編》.四川文藝出版社,1990年6月版,第321-323頁